僧璨了業障

《歷史背景》

佛道儒各方追求經典知識及遵守儀式戒律,這些門派對於我們的人生、品德、性格的雕塑成長是有極大的幫助,只是只傳心法、不立文字、見性成佛的禪宗,才能達到一世真正的解脫之地。而在當時傳承時十分艱辛,甚至在傳給三祖僧璨時遇到北周武帝大量毀滅佛法。

 

然而危機亦是轉機,失去了佛像經典的依附,反而讓強調找回內在佛性的禪宗開始受到注意,漸漸也讓佛道之間發現彼此相合之處,終能促成佛道合一的新局面。


三祖,罔知姓氏,以白衣謁可。
祖曰:「弟子身纏風恙,請師懺罪。」
曰:「將罪來,與汝懺!」
祖良久,曰:「覓罪了不可得。」

 

三祖不知姓名,原本是一名在家修行的居士,然而他得了類似風溼痛的病,一直都醫不好,發作起來又非常痛,三祖認為自己一定有很深的業障,所以他去拜見慧可大師時不是來請法,而是先處理身體的病痛。

 

他向大師說:『弟子身纏風恙,請大師幫我贖罪,或者告訴我如何懺悔,如何贖罪。』
慧可大師說:『你把罪拿來,我幫你懺。』

 

什麼是罪?在禪宗來看,罪就是不明白自己是佛,忘了自己的本性,迷失自己的本性,這是最大的罪惡。多數人在紅塵中都把罪定義成做了什麼、違背了哪一條戒律,便急急忙忙地懺悔。真正最核心的罪—人類的原罪,在於迷失了圓滿的本性,失去了生命的無極神力而處在失能狀態,故擋不住紅塵苦惱,讓一大堆的倒楣上了身、進了家門、困住了人生。

 

所以慧可大師跟僧璨說:『不要再想你的那些章、卷、戒、律。』在慧可來看,真正的罪是失能、無能,為了讓自己幸福,就跟別人互相爭鬥、傷害等,所以跟他人產生了一些惡因緣,產生各種顛倒夢想。
 

眾生的罪來自於失能,跌入了紅塵苦海當中,大量煩惱就進了人生。為了解決煩惱,不去恢復本能,卻去找別人麻煩。很多人不知道是自己的問題,把問題都怪在別人頭上,整天只想要抓住別人或是依賴別人,把自己圓滿的本能(身上的烈陽)通通熄滅了,所以產生了很多與眾生的惡因緣,跟對方吵架又和他人結怨,因為需要卻得不到,只好鬥爭、欺負、或是毀掉擋住自己的人。

 

後來僧璨大師發現他前世一定是做了什麼事,為什麼做這麼多,是因為失能,所以用了很多的方法胡搞,為自己累積了很多的業障,故到了這一世風恙纏身,非常苦惱。西洋的聖徒保羅終身也是被他的毒瘤纏身,他為很多眾生醫病趕鬼卻醫不好自己的病,因為這是業障。可是在禪宗來看,只要恢復本能,大徹大悟,就有辦法逐漸去化這個罪。後來僧璨大師大徹大悟,類風溼性關節炎終身不再發作。

 

僧璨大師又進一步發現罪的真正本質在於不開悟、在於迷失,所以他開悟後發現他沒有罪,剩下的是往昔的顛倒夢想,我們所製造的負面影響不叫做罪而叫顛倒夢想,故我們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,不要再落入無能失能的狀態。


 

本篇公案明白指出「罪」的本源。
迷失確實是天地間最大的罪,不相信自己是神佛的本來身份,做出的事便處處容易偏離正確的方向。想想看,如果今天我們的超能力恢復到可以在最高層天,那地上的恩恩怨怨於自己有何關係?大地的地震、洪水、颱風都再也吹不倒自己,因為自己的能量極高、已在最安穩之地。既然已在最安穩之地,那又有何須爭鬧?既然已知道自己的身份,便自然明白不可害人,重視因果法則,也會尊重自由意願。則罪又何有?剩下的就只是把往昔所造下的顛倒夢想去化,便能回歸清淨解脫之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