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門公案—青原行思禪師【還原本來面目】

以下摘錄於「中華天界之舟心靈健康協會」全球視訊講道,由理事長天雲主講。

青原行思禪師從六祖惠能大師的《傳法不傳衣》,和有名的《不落階級》的故事,此次,行思同門師弟荷澤神會及傳承者石頭希遷也都來參訪青原行思。

《廬陵米價》
僧問:「如何是佛法大意?」
師曰:「廬陵米作麼價?」
有一位出家人詢問行思禪師:「請問大師你能不能用最簡單的說明來解釋什麼是佛法呢?」
行思禪師回答:「盧陵的米現在的行情價位是多少啊?」
唐朝中宗皇帝因冒犯武則天,皇帝做不到一年,武則天就把中宗皇帝給廢位,原因是當時中宗皇帝十分想重用自己的岳父,但武則天不同意,但中宗堅持要用岳父,因此丟失皇位

當時在唐朝可是震驚天下的大事,廢黜過後,武則天將中宗皇帝貶遠離長安到盧陵當王。後來武則天的盛世衰落,被推翻後,中宗皇帝就又被請回去當皇帝,復興大唐。為何這麼多的城市卻只講盧陵的米價?這表示佛法其實是就是『還原本來面目』,你是當皇帝命的就是這個命,就算經過風雨,但還是能夠回到原本的位置。暗指佛法宗旨就是還原本來面目,告訴你已經是佛了,即使經過磨難,但你還是佛。佛法的目的就是幫助眾生知道我們本來面目。佛法不離生活。生活就是佛法,佛法就是生活。天界之舟鼓勵大家,不要花太多時間追求宗教哲學,多花點時間把專業技能學好、把家庭工作照顧好,如果在宗教哲學浪費很多時間,那是一種迷失。我們應該要了解,佛法告訴我們已經是佛了,要把佛性的力量運用和實證,把佛性用在工作生活上,讓家庭職場更圓滿,才是真正的佛法,我們不反對宗教哲學,只是宗教哲學不應該是信仰的核心,信仰的核心在於開悟、實用及實證。
《猶帶瓦礫》
師問:「甚處來?」
會曰:「曹谿。」
師曰:「曹谿意旨如何?」
會振身而立。
師曰:「猶帶瓦礫在。」
會曰:「和尚此間莫有真金與人麼?」
曰:「設有,汝向甚麼處著?」有一次神會找大師兄行思,青原行思便問他:「你從哪裡來的?」
神會回答:「曹谿。」
行思:「你在曹谿學到了什麼?」
神會就馬上起立,意指我自己就是佛身,學會做大丈夫。(古代把佛也稱做大丈夫。)
行思:「我看你身上還帶著瓦礫,不是佛的金身。」
神會:「和尚難道你這個地方有真的金子給我們嗎?」
行思:「如果我這裡都是真金,那你要怎麼蓋房子啊?我沒有說瓦礫很差啊,瓦礫也可以拿來造房,是你自己覺得自己不好!」大師兄沒有看不起神會,而是考驗神會是否斷除虛妄的分別心,考驗神會是否能夠無所住而生其心。一般人都希望別人的讚揚跟肯定,若對方肯定接受我意見才叫重視我,神會以為到行思這邊,大師兄會稱讚他是惠能喜愛的弟子,結果沒有得到稱讚,可以看出來神會還是很依賴別人的肯定讚美,對自己的修為功夫沒有把握,才會陷入口舌之爭。神會後來大徹大悟,知道自己的確有分別心,反而很感謝行思師兄的點化。修行者自己知道修為到什麼程度,不需要靠別人的肯定,自己就能清楚檢視自己在定位、禱告,三元合一、四空定做到多少,有多少實證?修行者的睿智不是去明白別人的優缺點,而是能洞悉自己的狀況,自己在修行上得到多少應該了然於心,硬爭取而來的讚揚不是真讚揚,要有真功夫自然實至名歸。
《石頭不失本》
希遷來參,師曰:「子何方來?」
遷曰:「曹谿。」
師曰:「將得甚麼來?」
遷曰:「未到曹谿亦不失。」
師曰:「若這麼,用去曹谿作甚麼?」
遷曰:「若不到曹谿,爭知不失?」
遷又曰:「曹谿大師還識和尚否?」
師曰:「汝今識吾否?」
遷曰:「識又爭能識得?」
師曰:「眾角雖多,一麟足矣!」行思問他;「你從哪裡來?」
希遷說:「我從曹谿(六祖惠能所在之地)來!」
行思問他說:「那你到曹谿你學到了甚麼?」
希遷回:「我縱然不到曹谿,我甚麼都不會失去,佛性不增不減。」
行思問:「那這樣你去曹谿幹嘛?你已經知道自己圓滿又何必去曹谿?」
希遷說:「雖然知道自己是圓滿的,但若不到曹谿接受惠能大師的印證,有可能自己尚有些微瑕疵而不自知,經過印證,就能確認我已經到達了不增不減的圓滿境界。」
希遷又說:「那六祖惠能大師還認得你嗎(意即,有為師兄印證嗎)?」
行思:「先別談惠能大師是否認得我,我問你,那你是否認得我(意即,你認為我能當你的師父嗎)?」
希遷:「我能夠認得你,但沒有辦法把你的修為和佛性做明白的解釋,如同我認得佛性,但要我明確的定義佛性是甚麼,那是無法描述的。」
行思:「很多有角的動物中,只要有一個麒麟(指石頭希遷)就夠了!」石頭希遷禪師後來成為青原行思禪師的法嗣,由於希遷的機鋒非常銳利,與希遷對話,很可能被辯倒,故世人又稱之「石頭路滑」,唐朝的禪宗江西以馬祖為主,湖南以石頭為主,有「江湖二甘露門」之稱,此時禪宗興盛,一代傳一代,曹洞宗、雲門宗、法眼宗、臨濟宗、潙仰宗淵遠流長,締造無數學子尋師訪道之公案佳話。

#直指人心見性成佛
#佛性無色無相卻能創造萬物
#禪門公案 #禪宗
#天界之舟每週日全球視訊講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