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信問解脫

《歷史背景》
在魏晉南北朝歷史裡,政變複雜、王朝更迭及地域分合,世態紛亂無常,重創當時的佛教,而在極苦的生活背景,人民渴望幸福的未來,希望得到解救困惑的方法。
 
而中國史上禪宗第四祖道信大師,就是在這樣的時代裡成長。

 

《 以下摘錄於「中華天界之舟心靈健康協會」全球視訊講道,由理事長天雲主講。》


《四祖道信生平》

四祖,生蘄州廣濟,司馬氏。
年十四,禮璨祖,曰:「乞和尚解脫法門。」
曰: 「誰縛汝?」
祖曰:「無人縛。」
曰:「何更求解脫乎?」祖於言下大悟。

 

譯:

四祖道信大師,俗姓司馬,很小的時候就在佛寺裡長大,他的人生都在佛寺裡度過,他到十四歲時,才遇見了禪宗祖師爺三祖僧璨。那時,他說話已非常有深度。

 

他請三祖僧璨大師講解解脫法門,三祖僧璨大師就反問他:「是誰束縳了你?」
四祖回答:「沒有人束縳我。」
僧璨大師說:「那你還要求什麼解脫呢?」

 

僧璨大師用禪宗的解脫心法來開導道信:誰綁了你?沒有人綁你,因為你本來就是佛。綁你的是你自己心中的想法,你受到後天教育影響,不相信自己已經成佛,禪宗所講的是本來即是的本來法,本來法是「自動圓滿、自動導航」,全自動的設備,根本不需要有人幫他解脫,人本來就有解脫的能力,本來就有突破困境的能力!本來就能夠自動圓滿最上等的智慧,本來即是,這是禪宗最基本的架構。

 

而為什麼要求解脫呢?我們本來就解脫,只是因為心中的想法偏差又雜亂,而導致我們迷失了方向。


《原文》

服勤九載,璨屢試玄微;知其緣熟,乃付衣法。
祖既得法,住破頭山,太宗嚮其道,經三詔不起,帝彌加隆賜。

 

四祖道信開悟之後,在僧璨大師的座下侍奉了九年左右,非常殷勤地跟隨著大師父,僧璨大師試煉了四祖九年後,才把衣缽交給他,那到底僧璨大師在考驗四祖什麼呢?其實,僧璨是在考驗道信解脫的思想是不是非常的穩固,最後才付法給他,道信得衣缽後就到破頭山駐錫弘法,名望越來越高,歷史上的唐太宗也非常嚮往道信的修為,三次引宮入薦,但道信大師都拒絕。

 

經過九年的時間僧璨大師才讓道信把他的是非成見徹底地放下。透過生活的各種考驗,例如:佛寺通常掃把收集放在倉庫內,但僧璨大師有時掃完地,直接把掃把放在倉庫的門口就離開了,有些弟子以為師父的意思要弟子們幫師父服務,把掃把放倉庫裡面,只有道信隨著師父把掃把放在倉庫外,其實僧璨把掃把放在倉庫外的時候,同時發射心靈念力波,希望弟子跟他一樣放在倉庫外,但只有道信收到師父的電波,其餘弟子則按照過去的慣例來處理。


 

本篇公案給我們的啟示是:
我們不要困在自己的成見、堅持已見。很多事情並不重要,可是我們卻以為它很重要,用我們的主觀去做解釋。當我們用自己的主觀一直在解釋時,不但過得很痛苦,也很容易偏離天機佈局。
 

僧璨大師老是將掃把放在倉庫門口而不放進去,有些弟子認為他習慣不好,於是就不跟隨他了,而去跟別的師父。其實,到了另外一個門派,我們一樣要面對那個師父的作風,也一樣要面對滿門師兄弟的作風。該放下的還是要放下,不可能我們到哪個地方去,別人都要順著我們的想法、順著我們的念頭來演變,這樣我們不管到哪,都會過得不自在啊!
 

因此天界之舟主張團體共修的生活,要是你喜歡困在自己家裡頭,困在自己的世界裏頭,越來越孤單,想法越來越狹隘,以為沒人管你很自由,但你的修為永遠沒辦法達爐火純青,因為你沒辦法放下自己,總是希望別人照著自己的意思走,但禪宗告訴我們,應該尊重每人的想法跟生活方式,因為每個人都是佛、眾生本來平等。
 

眾生來到修行團體,乃是以師父的作法取代自己的作法,高度尊重師兄弟姐妹們的意見,如此日積月累、達到徹底拔除自己的根性,故團體共修比個人獨自修行,更能加速證大阿羅漢、乃至證道。
 
 

#禪門公案 #禪宗
#四祖道信 #師父
#無住 #不予置評 #不與人爭
#無我 #粉碎自己 #成全他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