遺落戰境Oblivion 

我們所認知的世界是真是假?
我們所認為的上蒼是敵是友?
難道對未知的好奇、想要找到自我是錯誤的嗎?

 

看完這部電影不禁令人頭皮發麻
生活中的確存在許多不合理的地方
有時候甚至惆悵難道一生就要這樣過去了嗎?

 

不要害怕~
天界之舟已經帶來了世界的真相
遺落戰境裡的幾個經典片段
複製出當今世界的樣貌

 

讓我們一起來找尋遺落在鐳光球中的記憶!


專欄內容:

天界之舟/供稿;記者江思婷/整理

劇情摘要:2077年的地球已無人居住,充滿汙染和毒素,乃因60年前一場地球人與外星人之間的激烈大戰,即使地球人最後贏了,大地卻已被徹底破壞,剩餘存活的人類只能移居泰坦星。傑克及維卡這組兩人團隊便是其中從泰坦星總部(一個四面體太空站)派到地球,負責維修無人機及維護抽取海水機器正常運作避免遭外星人破壞。雖然四面體以安全為由抹除兩人的記憶,仍卻還有片段殘存在傑克腦海中,傑克也總對這一切抱有許多疑問。在某次例行任務中意外與外星人正面交涉後,傑克的生命才出現轉折,這些轉折匯聚一起,引領他發現真相。更明白,那揮之不去的畫面,原來不只是夢,而是真正發生過並深藏在內心的一段回憶……
 

 
電影中拋出了許多省思,對白、口述更是經典,以下選出一些和大家分享:

我們所知道的一切是否都是真的?我們所經歷學習的人生是否真的牢不可破?若是如此,為何我們在夢中所見的一切和醒來看見的世界不同?到底孰真孰假?

 

原來,我們沒有力量時,就無法判斷真相,我們只能被動地接受知識。我們迷失未找到本來神佛的身份時,就直接被身處的環境中植入許多是非原則論斷;所謂的自我價值判斷,不過是這些是非的綜合,有如將各種顏色的黏土揉合一起,妳以為最後會是彩虹黏土球嗎?其實不然…因此傑克的感受:「我心存疑惑 – 她沒有,我想知道的事 – 她卻不想。(The questions I ask – she doesn’t, the things I wonder about – she won’t.)」我們一旦察覺現況生命中的矛盾,就是讓生命轉變的好的開始。

 

傑克對在夢中片段的記憶時常想:「我認識妳,但我們從未見面;我就在妳身邊,卻不知道妳的名字;與其說我置身夢境,這更像是埋藏已久的回憶。(I know you, but we’ve never met. I’m with you and I don’t know your name. I know I’m dreaming, but it feels like more than that. It feels like a memory.)」也是許多舟粉認識天界之舟後的共同感受。如同找回某個家人一樣,彼此未曾相識卻覺得熟悉,而茱莉亞告訴傑克:「那些回憶都是你的,我們一起經歷過的,那些回憶就是你。(Those memories are yours, Jack. They’re ours. They are you.)」就是天使和鐳光球告訴我們的話:我們都曾和天使一起快樂無憂地生活著。我們相信父母對子女總是無盡的愛和照顧,同理慈悲的上帝佛菩薩不可能故意化育弱小的眾生,我們本來確實是神、是佛、是上帝。一旦相信這點,我們就開悟了,身上的力量就打開了,我們就定位好生命的位置了

 

當真相顛覆了自己被架構的認知,是否有足夠勇氣去驗證?

 

開悟了仍要一段時間破除疑惑,這時三元合一的禱告和念佛就是驗證真相破除疑惑最好的工具!一旦我們完全了然眾生皆是佛這個宇宙歷史的真相,便該讓自己神佛的生命力發出精彩燦爛而更有意思的光輝,進而讓自己對他人的生命產生影響,用這首古羅馬詩的一段話詮釋:『人最輝煌的死去,莫過於以一敵萬,只為保衛他先祖的骨灰和眾神的廟宇(how can man die better / Than facing fearful odds / For the ashes of his fathers / And the temples of his Gods.)』那個一即是我們身上無極偉大的鐳光球(佛性),它能抵禦一切威脅困厄,使我們能為他人的幸福勇敢地活著;它能讓我們真的能和愛的人夢中相見(Dream of us.);它能讓我們更加明白:原來我們所有人都是一沒有二,是最有力量的愛:『是由我們的愛共同鑄就的原靈。永不消散,至死不渝(If we have souls, they are made of the love we share. Undimmed by time. Unbound by death.)。』

 

以上報導內容,刊登於東方報及東方報網站。
報導連結:鐳光電影賞析-遺落戰境Oblivion

 

#東方報專欄週三見
#生命的真相
#快快從夢境中清醒過來